一只改变命运的鸡

硬知❤知知 2019-05-08 10:20
2153

1963年,一名叫爱德华·罗伦兹的科学家说了一句话::一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一只蝴蝶扇动翅膀的运动,导致其身边的空气系统发生变化,并产生微弱的气流,而微弱的气流的产生又会引起四周空气或其他系统产生相应的变化,由此引起一个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其他系统的极大变化。这边是著名的“蝴蝶效应”

 

2016年,一名叫老谢的硬件工程师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一个简单的想法、一个传感器、一个物联网模块做出来的最简单的产品,竟成了自己职业生涯最成功的产品。这个产品,也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

 

 

 

老刘和鸡

 

 

前两年,摆在老刘面前的难题有两个:

 

1.鸡还养不养?

 

2.儿子结婚,没钱咋办?

 

老刘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却养了大半辈子鸡。大鸡、小鸡、蛋鸡、45天就能卖的肉鸡,各种鸡都养过,但是经历了几次鸡瘟和禽流感后,钱倒没剩下什么。

 

儿子22岁,该结婚了,面对一大笔彩礼钱,要么把鸡卖光,要么儿子等两年再结婚。这个顶天立地的汉子经常失眠。

 

最近几十年,鸡肉开始风靡全球,遍布世界的肯德基、麦当劳,主要食材就是鸡肉。

 

而在工业化饲养体系下,只要38天,一只39克的小鸡,就可以长成2.35公斤。

 

2005年的8周大的鸡的重量是1957年的四倍多

 

工业化肉鸡养殖从20世纪才开始,是美国的创造。为鼓励养殖户培养出一种像火鸡一样硕大的鸡,美国甚至举办了“明日之鸡”大赛,从1946年的州赛,发展到1948年的全国大赛,想让“一只鸡就够全家人吃的”。

 

鸡就这样,成为了世界上第一种被有规律地喂养抗生素的家禽。吃了抗生素,它们普遍长得更快、更大,甚至会比普通的鸡大两倍。

 

老刘虽然不知道这些,但是他养过的鸡他知道。他从来不吃这种鸡肉,用他的话来说,这鸡肉有一股鸡屎味。

 

老刘也不是不想养好吃的鸡,老刘尝试过在村后的树林里散养鸡。鸡肉是好吃,但是鸡养出来价格太高,也不能证明是散养鸡,所以卖不出去。

 

养鸡是一个劣鸡驱逐良鸡的市场,以前还尽可能多喂粮食,后来老刘赔了几次钱后也就麻木了,人家喂什么自己便喂什么。占不了便宜,但总不会吃亏。

 

 

 

老谢和鸡

 

 

老谢毕了业便在一直在青岛做硬件工程师。青岛不像中国硬件工程师的聚集地深圳,节奏稍慢点。

 

生活中的老谢是一个特别仔细小心,甚至有点强迫症的人,一件事件经常会反复确认,在工作中也是如此,对于关键问题会反复确认和分析,确保无误。

 

硬件绝大部分的问题攻关过程艰辛,但最终的问题根因往往很简单,有的甚至很低级,一分钟犯的错误要用千百倍的时间来解决,一个连线错误就要导致单板花三个月来重新改板,成本巨大。

 

“优秀的硬件工程师就是要一根飞线都没有”、“好的单板就是你的品牌,板子要是做砸了,以后是没人敢用你”。这是硬件工程师之间默认的事实。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是一个大问题认。有时候老谢看方案看得都想吐,但仍然坚持看完。

 

老谢觉得,硬件工程师对待每一块经自己手设计的单板,都要当艺术品一样,设计规范整齐,精益求精。好的单板设计看起来应该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连线整齐,命名规范,标示详细,看一眼网标名称就知道这个信号是什么,从哪来到哪去,方便检视还不容易出错。

 

这些年,每天沉浸在方案中的老谢,渐渐忘了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好像除了要把单板设计得尽量漂亮一点之外,就是赚钱,再也找不到当年那种捣鼓收音机的乐趣。

 

赚钱也没赚到多少,勉强够花,但老谢肚子大了,头发也稀了,身体的各种小毛病也隔三差五找麻烦。老谢一边刷着朋友圈的《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一边捏着肚子默默说:“曾几何时,我也有腹肌。”

 

不知道是受到了朋友圈的刺激,还是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再年轻,老谢便开始了每天风雨无阻的一小时步行。这一小时也成了老谢每天最自由的一个小时。

 

从工作到生活,甚至早晨邻居吵架的内容都是他每天这一小时的胡思乱想的内容之一,当人完全放松的时候往往会有很多新奇的想法。老谢在回忆这些年硬件工程师的经历中,发现最开心便是刚入行时做出来那些简简单单小东西的喜悦感。

 

后来,板子做得越来越复杂,技术越来越复杂,人和事也越来越复杂,在这些复杂中老谢也渐渐迷失了自己。为了做产品而做,为了完成任务而做。什么才是好产品?是某段时间老谢思考最多的问题。

 

在思考这个问题的这段时间,由于合作关系,老谢和一个大客户吃了一顿饭。然而这顿饭的主角后来却变成了饭桌上的一只鸡。

 

也正是这只鸡改变了几个人的命运,当然这是后话。

 

当服务员端上来一碗鸡汤后,一桌人纷纷议论,为什么现在的鸡为什么没有以前好吃。最后一桌人得出一致结论:不是现在肉吃多了,是激素、饲料、不见天日长大的这些鸡肯定不好吃。那如何才能吃到小时候的味道?如何能确保买到的鸡是散养的?

 

这些问题随着几杯酒一碰,就消失在了饭桌上。

 

老谢没忘,农村出来的老谢,突然意识到已经很久没吃过这种鸡肉,突然意识到很久没回家了。据老谢后来说:“那天喝醉后,我脑海里不断蹦出小时候家里的那只花公鸡和我妈把炖好的鸡汤端给我的片段。”

 

第二天醒后,那只鸡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不断琢磨,参照平时用的智能手环,一个鸡的运动脚环雏形便在脑海里形成。

 

产品大致想成熟后,老谢便和一起吃饭的客户沟通了他的想法。两人一拍即合,由大客户联系相关人员,老谢设计方案,一款鸡的脚环便诞生了。这个脚环可以记录鸡每天的运动量,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还能显示产地、一共走了多少步等信息。

 

 

 

芯片和鸡

 

 

远在深圳的的表弟给老刘打了个电话,跟他说,市场上有一款能给鸡计步的指环,30块钱一个。小鸡带上这个脚环后,养半年便可出售,但是要散养,鸡每天要走至少一万步。半年后,便会有公司回收这些鸡。想了几天,老刘觉得这事还是不太靠谱,毕竟在农村老刘听说了很多微商、传销的故事。

 

但老刘又怕这个机会错过,在犹犹豫豫苦恼了几个后半夜后,老刘买了一张通往青岛的火车票。到了青岛,在表弟的带领下参观了名为“跑步鸡”公司,如果不出意外,这批鸡将给自己带来正常年份三年的收入。半赊半买,老刘一次订了4000个脚环。

 

回到家后,准备了一段时间,老刘卖光了养鸡场的鸡。之后重新买了几千只鸡苗在村后的树林里养起了鸡。按照“跑步鸡”公司的交待,老刘这鸡一养就是半年。眼看要收鸡的时间就要到了,收鸡的人老是不来,老刘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生怕把娶儿媳妇的本钱也赔进去。

 

那个星期,老刘经常看着树林的鸡发呆。

 

最后一天早上,公司打来电话,告诉老刘,公司派的人中午就到,价格按照协议签的价格收。老刘颤抖着双手,挥起铁锹拌了平时两倍的鸡食。收了鸡后,老刘数完钱,看着空空的树林,抽了大半包烟。

 

 

硬件工程师老谢想不到自己一个简单的想法、一个传感器、一个物联网模块做出来的最简单的产品,成了自己这些年工程师生涯最成功的产品。

 

老刘也没想到,给鸡套上个脚环,利润竟然能翻几倍。靠着这个脚环,儿子今年年底就能结婚了。

 

老谢的大客户也没想到,一顿饭后,一个工程师给自己的一个想法,能让公司在2017年卖掉了200万个脚环,毛利达3000万。

 

 

 

 

物联网从鸡开始

 

 

当前世界肉类的消费结构正在发生改变,从牛羊肉向禽肉转移。当前禽肉已成为世界第一大肉类,产量也从半个世纪以前的13%增长到2017年的37%。

 

这个世界此刻大约有230亿只鸡,相当于平均每个人拥有3只鸡。鸡不仅是数量最多的鸟类,还是数量最多的脊椎动物。

 

每年有大约660亿只鸡被宰杀,也就是说,平均每一秒就有2000只鸡被人们吃进肚子里。鸡肉即将超越猪肉,成为我们食用最多的肉类。 

 

 

前三季度国鸡出栏29.2亿只,同比增加4.8%。养殖利润基本维持在高水平,全年平均每只盈利5.16元,而白羽肉鸡只有1.66元。也就是说,国鸡平均每只利润是白羽肉鸡的3倍。

 

此外,无论是与发达国家对比,还是和有着相似消费结构的亚洲国家和地区相比,我国鸡肉消费未来上升潜力仍然十分巨大,人均消费量将从2017年的8.14kg提升到2035年的21kg。

 

老刘还将会在每天刷完快手后,养着他的鸡;老谢也将会每天想着他的下一个产品;老谢客户也会一直寻找新产品方向;但这只脚环的故事将会继续上演……千千万万个农民的命运也将因为这些小小的脚环们而改变。

 

这些“脚环们”正在等着工程师去挖掘,可能它仅仅是个联网的温度传感器,也可能是湿度传感器。这些“脚环们”可能会应用在猪、牛、养、鸡、鸭身上,也可能是意想不到的一种生物身上。

 

文章来源:微信

评论
暂无任何评论
已成功加入购物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