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的中年危机

硬知❤知知 2019-05-08 15:04
2147

半导体的中年危机

 

 

跃进村的刘跃进,今年42岁,岁月没给他留下任何财富,留下的只有爱蹲着吃饭的习惯和满是黄茧的手。2018年年初刘跃进离家去青岛建筑工地砌墙,相比往年他提前三个月就回来了,外部环境不好,没工作,只好回家。在2018年初的计划中,刘跃进打算年末给家里添台电视,赶赶时尚给自己买部vivo手机。

计划赶不上变化,刘跃进没想到工作不好做,钱难赚,只好电视也不添了,手机也不买了,凑合用吧。于是TCL又少卖一台电视,vivo少卖出了一部手机,而这些背后又会有一大批厂商因为“刘跃进们”的改变而改变。

在华强北打拼十多年,从卫星村走出去的李卫星2019年日子也不太好过。李卫星是个地地道道卖芯片的销售,说他地道,倒不是他卖芯片的价格有多地道,遇到紧缺货照宰客户。

说他地道是因为如果问他为什么报的价格高,他会告诉别人,这颗料紧缺,他花了多长时间、多不容易找到了这颗料,他给的价格很合理,比别人的价格还要低一点。所谓的地道,其实就是牺牲点小利,多拉点客户。遇到行情好时少涨点价,遇到行情差时便能少求点人。

李卫星左手夹烟,右手端着茶杯停在嘴边,露出满是黑渍的门牙说道:“今年的芯片不好卖,砖不好搬。不仅账期长、价格低,还有很多分销巨头(如F姓和A姓)抢生意。地主家都没余粮了,更别说我这样的散户。干个裘,倒不如休息。

开渠村的王开渠最近胖了,衬衫已经盖不出他刚出生的啤酒肚。往年这个时候他每天都要加班。但今年不同,今年的王开渠很闲,事情少了,饭局就多了,隔三差五去外面吃一吃,事少,吃得多,慢慢就胖了。

王开渠一边撸着串,一遍跟我说:“很多工厂都在寅吃卯粮,年前由于担心某些不可抗力带来的影响,我们工厂紧急采购了一大批芯片,年前加班加点赶出来就出口了。年前就把第一季度的订单做完了,所以现在很多人都在休息,有事慢慢做,不急,急也没办法。”

半导体的产业链很长很长,一粒沙到晶圆,再到芯片制成电子产品遍布到世界各地,过程之复杂,涉及人员、技术、资源之多,恐怕还没有哪一个产业能够比肩。单单从元器件来看,某个元器件到消费者,中间往往经过元器件-模组-代工-品牌-经销商-消费者六个环节。这些过程中的每个环节都可能影响着另外一个环节,外部的一些环境也会影响着这条长长的链条。

近期各半导体大厂陆续公布第一季度财报,摩尔定律逐渐跑不动了的半导体行业貌似也遇上了中年危机,绝大多数大厂的业绩不大好看,同比去年同期都有较大的跌幅。

IDM大厂十分惨烈

三星第一季度销售额为52万亿韩元,同比下降14.13%、环比下降9.9%;营业利润为6.2万亿韩元,同比下降60.36%、环比下降38.5%

英特尔第一季度营收为16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61亿美元持平;净利润为40亿美元,同比下降11%

SK海力士第一季度营收6.77万亿韩元,同比下降32%;营业利润1.37万亿韩元,同比下降69%

美光第二季度(截至2019年3月20日)营收58.4亿美元,同比下降20.6%,营业利润21.1亿,同比下降41.9%;净利润19.7亿,同比下降43.6%。

德州仪器第一季度净利润为12.17亿美元,同比下将11%;营收为35.94亿美元,同比下降5%

 

博通一枝独秀

博通(Broadcom)公布2019财年第一季度(截至2019年2月3日)净营收为57.89亿美元,与上一季度的54.44亿美元相比增长6.3%,与去年同期的53.27亿美元相比增长8.7%

高通(Qualcomm)发布2019财年第一财季(截至2018年12月30日)财报。基于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高通第一财季营收为4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60亿美元同比下降20%

英伟达(NVIDIA)2019财年第四财季(截至2019年1月27日)总收入22.05亿美元,同比减少24%,环比减少31%;毛利率57.7%,同比减少7.2个百分点,环比减少5.7个百分点;营业利润2.94亿美元,同比减少73%,环比减少72%;净利润5.67亿美元,同比减少49%,环比减少54%。

 

其他也很惨烈

台积电第一季度营收为2187.04亿新台币,同比下降11.8%,环比下降24.5%;净利润614亿新台币,同比下降32%

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 Inc)公告公司第一财季利润7.71亿美元,销售额从上年的42亿美元降至37.5亿美元

阿斯麦(ASML.US)第一季度财报净利润为3.55亿欧元(约4.013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5.81亿欧元,同比下降约39%。销售额从去年同期的22.9亿欧元降至22.3亿欧元。

日月光第一季度合并营收888.61亿元(新台币),较上季减少22.1%,表现略低于市场预期。日月光投控3月合并营收月增14.4%达190.83亿元,为2019年来单月新高,其中封测业务合并营收543.71亿元,较去年第四季下滑15.2%;EMS业务,合并营收月增12.7%达295.66亿元。

 

一个个数字仿佛在诉说着半导体的颓势,但是在这些失望中偶尔还是能看到一些希望的,比如靠”买买买“起家的通信巨头新博通业绩在增长,比如很多公司的汽车业务也在不断增长。但是在存储产业上,DRAM、NAND flash 产能不断提高的同时,需求却在下滑,存储产业随即陷入下滑循环,可以看到,主营产品是存储的大厂,业绩都有不同程度的下跌。

 

尾声

 

全球半导体行业不景气不仅是半导体的不景气,在这背后是经济的规律、人类的消费习惯等等因素相互影响,错综复杂。正如跃进村打工的刘跃进、卫星村卖IC的李卫星、开渠村在终端工厂负责生产工作的王开渠,他们都不知道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的生活却实实在在被改变着。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一个远走他乡靠砌墙为生的刘跃进也在切切实实影响着全球各地的芯片大厂,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也没有人注意到他罢了。

凛冬已至,无论你在不在半导体这个行业都会受到这个行业的影响;同样,你的一些小小的决定也在慢慢影响着这个行业。越是在这个时候,越需要修炼内功,比如:去看看未来的芯趋势,混点芯人脉,上游下游找点芯资源,出海找找芯机会,资本市场找找芯钱……

评论
暂无任何评论
已成功加入购物车!